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感恩于心 责任于行

感恩于心 责任于行
腹有诗书气自华
野蛮体魄 文明精神
群星璀璨
社团建设
成长大本营
海洋社团
文学社
视频欣赏
安全防护
艺体教育
艺术团队
体育团队
健康学校
心理健康
疾控预防
健康常识
心理咨询

感恩于心 责任于行

学生的幸福从哪里来?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 创    点击数:0    更新时间:2014-02-27 17:22:50           ★★★

“幸福感”是近来媒体使用频度很高的一个热词。媒体报道各地政府纷纷相应国家号召,把对GDP的追求转到人民的幸福指数提升上面来。这反映了增强民生幸福感已经成为人民的重要需求和社会各界的普遍共识。由此,想到了我们教育工作者服务对象——学生。我们的学生幸福吗?前些日首届中国国际积极心理学大会公布了一份《高中学生积极心理教育调查》。有媒体将其概括为 “中国孩子幸福指数低位徘徊”。无独有偶,最近看到《武汉晨报》上一篇报道,一名小学四年级学生自制了这样一份以“玩”为中心的“课程表”,“玩游戏,玩电脑,痛快玩,继续玩,再玩……”还特意起了一个幽默的名字———“想得美”。孩子用自己的方式,向社会诉说着童年的无奈,宣泄着心底的渴望。这份“想得美”的课程表在网上贴出后引发网友热烈讨论,不少人认为,“玩”已经成了孩子的奢侈品。也有人认为,现在的孩子“身在福中不知福”。随着经济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有显著提高,基本的物质需求得到满足。如果仅从物质上来看,学生还确实有点“身在福中不知福”,尤其是相对于经受过吃不饱穿不暖的上一两辈人而言。然而,稍具心理学常识的人知道,人都有追求幸福的需要和权力。幸福是一种主观感受,各人有不同的理解,就总体而言构成幸福的内容有三个方面:物质、精神、情感。物质享受是最基础的需要,常态下得不到就不会觉得幸福,但它又不是幸福的全部,人的精神不愉悦,压力大或者太压抑;缺少亲情友谊,缺少安全感、信仰和关怀等等,都可能造成不幸福。如此说来,说学生“身在福中”是成人的观点,“不知福”倒是孩子的切身感受,在以游戏为载体的童年生活却没有玩游戏的时间和机会,何来幸福感呢?如此“不知福”倒有情可原了。

 

然而我们必须思考,学校教育到底为什么不能给孩子提供幸福?怎样才能给孩子幸福?照说,追求幸福应该是教育的出发点和归宿,从人的一生来说,接受教育学习知识本领就是为了将来更加幸福,用英国著名教育家赫伯特·斯宾塞的话说,“教育的目的是让孩子成为一个快乐的人,教育的手段和方法也应该是快乐的。”如此观照时下的学生生活,朝五晚九是常态,偶尔加班不稀罕,习题试卷堆成山,时间长任务重管得严成了学生生活的主要特征;如果走进课堂,则能看到课堂气氛沉闷,教师唇干舌燥白沫飞溅,学生机械识记昏昏欲眠,学习过程枯燥繁琐难寻快乐。再加上中考高考,选拔的压力已经脱离了学习知识本领本身而深刻持久地作用于学生的心灵。在应试教育阴魂不散,知识识记成主要形式的教育状态下,一个为将来谋幸福的事业被演绎成如此颓废压抑暮气沉沉。难怪孩子整天喊累,幸福何处可逮?

 

但是,人必须是要享受幸福的。否则人生就会失去意义趣味,人就会对人生产生怀疑畏惧,就会失望,就会放弃,这将是多么可怕的结果。这与社会发展的愿望和教育的本质是相背离的。那么,基于学校层面,该如何提升学生的幸福感呢?笔者以为,必须要从儿童文化的视角出发,寻找到学校管理的错讹与缺漏,以此改进,方能切实地提升学生的幸福感。具体说:

 1、学校文化必须基于儿童文化。

学校文化如同一个无形的磁场,对学生的身心起着重要的影响,一个凉亭、一池荷香、一道幽径都能引发学生的遐思;一个条幅、一声温情问候、一句名言警句都会在不经意间对学生以启迪或者抚慰。学校文化内涵丰富,包括理念文化、建筑文化、环境文化、制度文化、教学文化、学生文化、活动文化等等诸方面,形成一个浑然的文化整体,太息一般给学生以切实地影响。但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成人文化对儿童文化的哺育和污染同时存在。优秀的学校文化能尊重儿童,在儿童文化的基础上建构,从而给孩子以安全、理解、尊重、关怀和知识的普及智慧的启迪等滋养,相反,劣质的学校文化习惯权威自居,独裁专制,给学生以压迫、局促、怯惧、自卑或者其他庸俗的影响等。简单举例,比如以往以应试为主要导向的学校文化动辄拉出横幅标语“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十年磨剑为一搏,六月成名才试锋”“百日争流再接再厉 三日决战 一锤定音”“如果为菱 当种于深处 如果为稻 当生于浅滩”等等。这些急功近利粗俗劣质的文化一目了然,对学生的培养不利已为人们所熟知,受到人们的批判和摒弃。但是,现在有些学校的文化呈现另一种情况,学校文化过于成人化,或者以成人的认识、思维去替代儿童的文化和认知,以要求规定等形式指挥驱使和评价着儿童的行为,使得儿童必须放弃自己的主体立场,以仰视服从和改变自我的姿态接受学校文化的输入。有的学校甚至不乏存在虚假或者空洞的文化口号,理念与实际和行动不一致甚至相反。比如,很多学校提出“以人为本”“打造幸福校园”之类的口号,然而对照其学校的文化布置,校园里充斥着“不准”“禁止”“罚款”“扣分”一类的警示,看不到为儿童着想,站在儿童的思维角度去思考衡量的痕迹。这种有意或无意的背离其实质造成了教育的悖反,既客观上形成教育形式主义的倾向,使得教育立足于促进儿童健康和谐发展的使命落空,又可能造成学生双重人格乃至多重人格的形成,更不用说能给孩子营造快乐幸福的生活了。如此虚假或者粗糙的形式主义的教育怎能担当提升孩子幸福生活的重任呢?

 

不管是成人还是儿童,人的幸福感的获得首先必须表现在尊重和认同自身群体的文化,这是前提条件。每一个社会群体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文化,儿童期的身心发展特点、群体同伴交往、师生关系、家庭和社会的诸多因素等都会给儿童文化的形成和发展带来影响。正如有的学者所言:“儿童文化是一种自由想象和创造的精神,一种平等的精神,一种过程本身应是结果的非功利的精神。”充满想象和创造、追求自由和平等的非功利精神儿童文化的精神本质。在当今物欲横飞的世界里,这种非功利的精神是非常珍贵的,成人用自己的文化去排斥儿童文化时,却没有想到成人文化里所缺乏的正是儿童文化内在的精神实质。成人没理由压制儿童文化,成人应理解儿童文化,向儿童学习。所以,一个真诚地教育者必须从校园文化的建设上认真检省反思学校的教育理念和理念下的学校行动,是否站在儿童的立场上提出学校的教育理念,是否从尊重儿童的身心实际提出发展的目标,是否从儿童的需要出发提供必要的精神食粮,是否以引领激励的方式带动儿童的主动发展,是否以切实的行动和实际的效果来体现儿童为中心的文化建设,等等。以此为基点,建构起学校的文化氛围,才有可能让儿童的视听感官无时无刻不在感受到学校教育者对其提供的关爱、呵护、期待和帮助。这样的校园才是真正的“家园”“乐园”,儿童的幸福伊甸园。

 

2、制度管理应该遵循以生为本

 大范畴的文化建设应该包括制度文化,但是,因为制度作为学校文化中最切近并直接干预儿童生活的执行者身份,传递着学校的深层理念,有必要专门探讨其对儿童教育的影响和幸福感的作用。观察很多学校,都有学生一日常规的检查评比,从学校作为社会组织的角度来看,给以适当的规范和纪律是必要的,这也是儿童社会化的必经过程。但是,制度如何制定,如何执行,如何评价,制度背后想达到什么目的,取得什么效果,这些其实都关乎着学校办学者的教育思想理念,也关系着儿童的幸福快乐。儿童应该有符合儿童文化特点的规范,学校应该树立儿童为中心的科学合理的制度,而不是虚假的穿靴戴帽贴标签,也不是喊口号而实际做的又是一套。教育理念是从制度上和学生切实生活中体现出来的。真正的“以生为本”的学校管理必然会尊重儿童的身心规律、思想情感、认知水平和方式等等,切实想儿童所想,急儿童所急;而习惯“以师为本”或者“以我为本”的管理者必不会考虑这些,一切制度的出发点和归宿只会从学校管理的便利角度出发,惟我独尊,以我为中心。一个持着“儿童本性顽劣需要管教”思想的校长,必然以严苛细密的制度来规范学生的言行,通过制度评价学生,甚至不乏将学生的思想言行公布于众,以起到杀鸡骇猴以一儆百的警示作用;而一个持着“儿童天性活泼自由,尊重儿童文化”的校长,则一定在制度的制定上会留下很多的空间给儿童,比如草坪不在小草拔节时可以踩踏,课间可以适当运动,校园内走路不必要排队,进教室不必要喊报告等等。在该管处着力,在可放松处放松,校长心中自有尺度。有一所学校定下的校规别有特色,所有的条款都是以肯定的语言开头:“你可以……”;“你可以……”;相信每一位学生读来都会豁然开朗,心情愉悦;还有一位校长对于学生行为习惯的养成别有见地,他认为学校不能只定位为要学生可以怎样做,不可以怎样做,还应该告诉他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不能这样做,还告诉学生怎样做才是美,等等。他汲取传统文化中的礼仪教育内涵,并结合现代人的生活交往常识,编制成卡通式小学生礼仪教育校本课程,专门开设礼仪课,通过图文并茂,声像动画的形式生动教授礼仪常识,渗透礼仪思想,为学生打开了又一扇知识之门美善之门。这样的制度文化给学生的影响就不是压抑,规范,失去自由,而是常识学习,是道理引领,是引导人向善向美渐进,学生自然崇敬顺服,翩然前行。学习着快乐着,快乐地践行,幸福地成长。这该是每一位心怀教育理想的教育者所追求的教育图景。

 3、师生交往注重平等尊重友爱

 按照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人有尊重和爱的需要,儿童同样如此,并不因为社会化程度不高而无需朋友群体的交往尊重,相反,他们这方面的需要尤其强烈。但是,儿童间的交往,往往是非功利性的,是纯洁、朴素的心灵间的交汇。所以儿童喜欢的是同伴交流。儿童间的交往关系是“对称型”的关系,通过儿童间的交往,同伴间建立起相互尊重、平等、互助、合作的关系。而与成人交往,在儿童看来是具有很大的功利性的,一是不平等,成人高高在上,无论是其身高、学识、经验、还是思想和态度,都给儿童以压迫感和崇拜心理;二是被伤害,因为成人习惯以过来人的经验干预儿童的生活,经常不尊重儿童的意见情感而肆意妄为。所以,师生间交往有着很大的冒险,学生一方面很期待有着有成人般见识的伙伴,借此可以了解成人的生活世界学习成人的生活经验;另一方面则可能受到成人的摆布唆使,做一些不愿做的思想言行。如成人总是要求小朋友模仿成人交往的方式,在交往中表现得越成熟越好;成人总是以大人的评价标准来衡量儿童的交往等等。另外,独生子女的增加和家庭、学校不科学的教养方式等使得儿童同伴关系不能很好地发展,事实上,不少学校由于成人(教师)的过分干预和其他因素的存在,儿童与同伴间交往的机会正在越来越少。

 

教师和儿童的交往活动,是学校生活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交往活动的产生可以是因教学活动而形成的“教和学”的关系,也可以是因生活、情感的需要而形成的“人际关系”。在交往中,教师所采取的行为和态度决定着交往的进程和交往的效果,如在教学中教师所采用的教学形式不同,儿童的反应也就随之不同。在儿童与教师的交往中,教师不仅仅是“传授知识者”,教师也是交往中的“朋友”,生活中的“妈妈”,儿童对教师的依恋关系是较强的。教师职业道德要求教师爱生,这实际上是教师从业的第一原则,也是基础,没有对学生的爱和关心,就无从谈到教育。这种爱是真爱而不是流于口头上的口号,这种爱可以由先天的慈祥善良本性生长而来,也可以是职业使命要求如此而逐渐内化养成,由真爱而产生的种种教育教学行为才可以让儿童有安全感和温情,“亲其师,信其道”才可以发生。这些都是儿童幸福的基础和前提。

 4、课堂教学贵在激发主体意识

 学习是儿童在校生活的重要内容,也是主要的使命职责。然而,儿童对这样的使命缺乏清醒的认识,随着年龄的增长心智的发展,这种认识会越来越深入,其自觉意识和主动意识会逐渐增强,但在年幼时期则学习活动往往有赖于学习本身提供趣味,使其感兴趣才行。有些教师对此认识不到,对所教学知识的趣味性缺乏挖掘,教学的方式手段也缺乏趣味,却硬逼着儿童深入思考接受,这些行为必然造成儿童心理上的抵制,长期如此,必然产生对知识的过敏和对学习的厌倦,许多教师对学生学习懈怠常常责怪其懒惰怕吃苦,根源在于他没有体会到学习的乐趣,而其实,他原初是怀着好奇探究之心来到校园的,是老师没能让他保持并发展这样的好奇心。

 

观察不少的教学现场,在教师为主的教学情境中,儿童处于被动的地位,他们就会形成一些与此相应的心理特征和行为方式。而在以学生为主的教学情境中,学生表现出积极生动的景象,其思想、思维、情感和身体都处于积极亢奋的状态。一堂课凡是教师为主角,把学生当配角甚至道具的课堂,课堂往往缺乏活力,学生的心智发展常常停滞或者进步甚微;而一旦安排学生自学互动交流,学生常常讨论热烈,这些实际上反映了一个本质的问题,不同的师生互动模式,可以产生不同的社会气氛和行为方式。课堂教学是否激发学生主体意识,是决定学生是否爱学习的关键。高明的教师必定以激发学生主动学习的意识为教学的第一要义,通过兴趣导入,搭建自学探究平台,组织讨论交流,设置不同程度的问题台阶,一步步引领学生深入探究,寻找知识的神秘奥妙,儿童是天生的“探索者”和“思想家”,他们在探究之中获得满足,获得成功。而在以教师为中心的课堂上,教师以权威的姿态灌输的方式机械重复的训练来巩固学习效果的教学活动,学生被动,奴化,物化,其探究的主体意识被粉碎压抑,他又怎能从中体会到知识的奥妙有趣、学习过程的新奇快乐和收获的甜蜜呢?长期经受这样学习的学生自不可能产生幸福感,连快乐也没有。有人在讨论“减负”问题时很形象地说,“‘减负’重要的不是学习任务多少的问题,而是学习本身能不能激起他的学习兴趣的问题。一个喜欢做数学题的孩子能伏案几小时不抬头,一个喜欢研究电脑的同学对着一台机器琢磨半天不动身,他们并不痛苦,不以为负担,而且是当着乐趣,乐在其中。”这番话是有深刻见地的。

 

5、课业学习需要成功激励

 

很多儿童学习时常常三分钟热度,兴趣稍纵即逝,浅尝辄止,缺乏恒心和持久性,这是由其身心发展规律决定的,有的老师简单归咎于儿童学习不认真不刻苦,这是不对的。这样的归因必然导致教师加大权威干预的力度,事实上更加伤害到儿童对于学习活动的理解,加深畏惧心理。对此,教师应该有正确的认识和充分的理解才行。那么,遇到这样的情况如何解决呢?关键是需要教师反思自己的活动组织是否有利于促进学生保持课业学习的兴趣。著名特级校长刘京海的成功教育理论告诉人们,“父母和教师要让孩子有成功的体验。反复成功的孩子越来越好,反复失败的孩子越来越差”马斯洛对人的需要和兴趣有深入的研究,他说人的内心深处都有认识自我挑战自我最终实现自我理想的需要,教学的秘密有时就是搭建这样的成功台阶,并利用自身的权威身份,在过程中不断提供帮助、鼓励、鞭策等激励措施。观察和思考学生的学习情态,当学生懈怠时可能是学习时间长疲倦所导致,可能是遇到难题障碍连续的挫败所致,有时是外界的诱惑大过学习成功的乐趣所引起,诸如此类,教师要有一个分析,关键是要为学生的成功提供保障,适时地往他的脚下塞垫脚石,不时地给以肯定鼓励,必要时给以警示提醒,一个目的,就是通过教师的外界辅助帮助学生获得成功,并在他成功时及时送上赞美,让他的成就感放大,如此学习,学生焉能不热爱?很多时候学生厌学是因为我们的教育缺乏针对性,不能准确分析出学生学习困难的原因;我们组织教学只习惯赶时间走流程,不能尊重学生的学习实际;我们的教师没有利用好权威的身份,错误放在了课堂的控制和组织,而在必要的评价阶段却严重缺位;我们的教育评价单一,习惯以简单便利但片面的分数考试来衡量学生,实际上挫伤了大多数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和成就感;我们的招生选拔制度一次次一批批地逐层淘汰了分数线下的人群,诸如此类,客观上造成学生学习挫败感与时俱增,90%以上的人失败的现实,学生的成就感严重缺乏。如此,学生的幸福指数怎能提高呢?所以,真正地要想提升学生的幸福感,最深刻影响力最大的也就是促进其学业上的成功,通过提升成就感来提升幸福感。

 

6、游戏活动调节身心促进健康

 

  游戏,作为儿童生活和儿童文化的一个自然而重要的组成部分,并不仅仅意味着“玩”,甚至也不仅只是儿童用以理解他生活于其中的世界的手段,它实际上是儿童存在的一种形式,是儿童生存的一种状态,对于儿童来说,游戏本身就是一种生活。制止游戏就是制止了他对生活的享有。所以,为什么很多小学生甚至中学生感觉不幸福,重要的一点就是玩的时间太少了,前文“想得美”设计的玩课程背后其实藏着孩子们多少的心酸和无奈呀,然而,这些却被成人们认可的所谓“正途”“正经事”所侵占。还有一种情况是儿童文化的贫瘠,受到来自成人世界的文化侵略,比如过早接触到成年人的影视书籍,过早参与成人间的聚会生活,学习各种小大人式的礼仪客套话,等等。现代文学研究专家王富仁教授救不无担忧地说:“我们每个人都会发现,我们现代的儿童不是懂事得太晚了,而是懂事得太早了;他们的幼年、童年和少年的心灵状态不是不是被破坏得太晚了,而是被破坏得太早了。”

 

其次,儿童文化的核心是游戏精神。游戏中体现出的自由、平等、规则等等,恰恰是人之为人的最根本、最原初、最直觉的方式。这种观念价值是人的社会意识的最初萌芽,同时,又具有当代社会中人们苦苦寻求的,被认为能够成为人类生存的最高方式的东西,它将能使人的生命活动的方式从目前的对立、片面重新回复融洽、整合的状态。然而,成人文化中自以为是的态度常常漠视或者有意忽视它们的存在。这是多么的可悲可叹。许多有识之士看到,儿童文化正面临着随时消亡的危险。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让儿童过早地失去童年的生活。要知道孩子的成长过程应该是循序渐进的发展,每个阶段都应拥有该阶段的文化和快乐,童稚太早消失将会对其不利,也会对我们的社会文化结构造成破坏,我们应尽快采取措施,文化部门应高度重视这一问题,避免社会和成年人等诸多负面因素给儿童文化带了的冲击,保护儿童原有的童真、本性和文化。作为从事人类灵魂培育的工作者,我们应该勇于承认儿童文化,尊重儿童文化,发现和推广其内在的价值,认可游戏活动和游戏中的精神意义,并在实际的教育中给以萌发和生长的足够营养与生存空间。

 

基于此,学校一方面应该允许儿童必要的游戏和玩耍,给儿童一定的时间空间玩,这是提高儿童幸福指数的最得力的措施;另一方面教师应该发挥成人的聪明才智,为儿童的游戏提供更加丰富趣味的内容,使得儿童的精神生活更加斑斓多彩,使得儿童经常享受到适合他们的精神、情感需要的丰盛大餐。如此,儿童的思想、情感、快乐、幸福自然会有大幅的增进和发展提升。

   总之,儿童是祖国的未来,人类的未来,儿童的幸福指数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而不是“小儿科”,这应该引起真正的忧国忧民者们的深思。当然,影响儿童幸福指数的因素还有很多,包括家庭的、社会的等等,单就学校而言,作为教育的专业机构,我们应该在此事情上领先示范,走出扎实的一步,如此,真正造福学生,真正实现 “培养幸福人生”的学校理想。(

友情链接